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临终与死亡的忠告-中阴教法(上)

        有人要求我讲授有关死亡的题目,想到这是为自己累积福德好机会,于是我答应了。  
    

在《般若十万颂》〈译:以下简称《般若经》〉当中,佛陀曾言:悲伤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认为我们有各式各样的财富,像是房子、金钱、朋友等等世俗财富,那么我们也有一种超越世俗的财富。各位都知道,财富很难获得,尤其是超越世俗的财富;对于佛法初学者,超越世俗的财富更是不多。悲伤是身为一位修行者应该具备的重要财富之一,卓扬创巴(Chogyam Trungpa Rinpoche)称这种悲伤为由衷的悲伤(genuine heart of sadness)’  
    

当然,各位可能会认为,我们生活当中已经有太多令人伤心的事了,但我们一般的悲伤跟我将要谈的代表财富的这种悲伤并不相同。一般的悲伤就像尝试将三颗草莓叠罗汉。你怀抱这样的希望:有了一颗草莓之后,就试图将第二颗草莓叠在第一颗上面;第二颗还可以站得住,但是要叠第三颗而且不掉下来就很难了。有时情况更糟,第三颗草莓看起来像是站在第二颗草莓上几秒钟,这可不妙!因为它给你希望,让你觉得下一次会成功,下一次会不同。我们的生活就有点像是这样。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尝试各种事物,但鲜少有人觉得自己还可以或自己已经充分活过了人生,我们想的多半是我还未好好活过’──这样的悲伤是世俗的悲伤。当我们谈超越世俗的悲伤,也就是我们将要讨论的代表财富的悲伤,它某种程度上像是一种幸福的悲伤。这有点儿像是聆听一首悲伤的歌,悲伤来自了悟事实,了解到不论你做什么、不论你多么接近成功,第三颗草莓终究只能站立一会儿然后掉落。了解那样的事实、那样的感觉,基本上就像是嘲笑自己--我们谈的是这种悲伤。我们就像是在嘲笑自己、自己做事的方式、自己的态度和想法,这对我们会有帮助。人生如此辛苦,那又怎么样?所以我们不停地逛街购物,彷彿会活上一千年似的。当我们逛街购物,就是尝试把第三颗草莓叠在第二颗之上。这就是为何由衷的悲伤是如此重要的财富。获得这种财富的唯一之道,先别提获得,唯一能让我们开始珍惜、渴望这种财富的方式,就是了解实相。我们要谈的并不是了悟很深奥的实相,譬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次要谈的是很简单的事实,我们别无选择而必须接受的事实──死亡。但我们谈的不是未来才会发生的死亡,而是现在就正在发生的事实──当下这一刻,我们正在死亡。了悟这种死亡的事实其实也就是了悟生存的实相。当然各位都知道这点,我会对此详加解释,但不会给各位一张临终时应该如何打包行李的清单。这里有个非常重要的议题:转世、来生。如果没有来生,就没什么好担心,你就像一座工厂,当电力耗尽,工厂也随之停止运转。我们都算是佛教徒,所以我们许多人不加思索地就相信轮回转世的概念,并自豪于这样的信仰。相反地,一些无政府主义的科学家们也许自豪于相信没有转世这回事。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有没有转世,在究竟的层次上都属二元对立,因此我们只能在相对的层次上来讨论转世的概念。当我们在相对的层次上讨论时,基本上,我们是非常模糊地讨论。模糊、笼统、不精准,这是整套相对真理的一部分。同样也是在《般若经》当中,佛陀提到,他告诉一位即将证得初地的弟子,〈菩萨证得初地算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他于二大劫、无数生之中累积了许多福德,并且清净了所有染污。然而这位菩萨心生嘀咕说:二大劫、几百万次的转世再转世,这真是久啊!佛陀回答:别担心,当你证得初地,你会发现,所有这些转世、新年、圣诞节、国籍变换、转化为各类众生──有时在天上飞、有时在水里游,这些全都发生在火花迸裂又熄灭的刹那之间。佛陀又说:而后当你证得十地,回首发现自己已然渡化了无量无边的有情众生。佛陀对这位菩萨说:如果一位菩萨认为自己已经渡了无量众生,这就像一只萤火虫认为自己点亮了全世界一样。佛然后接着说:当你一旦成佛,将会发现自己从未曾是众生、从未曾努力修行、也从未自始即受苦,你那时甚至也不是佛。上述三段话让我们洞悉大乘佛教令人惊叹的观点。第一段话当中,佛打破了时间的概念,如果没有时间,又如何会有转世来生?第二段话,佛打破空间的概念。在第三段话里面,佛打破道、果的整个概念。所以转世只存在于时间概念的背景之下。从昨天到今天我持续着,这种相续是我唯一拥有并且能指称为转世再生的东西。这种相续的经验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碰到阻碍为止。有一个类似的印度故事写得很好。有一个人总是向克里希那(Krishna)祈求,有天他梦见口渴,在梦中四处讨水喝,然后有人给他水,而这水变成了大洪水,他被洪水冲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岸边。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家,也不知道该如何联系他的妻子与小孩,年复一年,他寻觅归途。在此同时,他遇见一个女孩,和她共组新的家庭。有天他去取水时,从湖面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垂垂老矣,脸上爬满皱纹,胡须灰白。他感到悲伤莫名,忆起了前妻,就在此刻他突然从梦中惊醒,然后克里希那出现在他面前。抱歉,我知道这应该是要跟佛法有关的教授才对!克里希那对他说:你怎么了?你要喝水我就给你水了!我提这个故事的原因是,当这个人由梦中惊醒时,他失去家庭、另组家庭等等事情所经历的时间,都在一瞬间消失。由于成长的文化,我们大部分人以为,转世是换一个身体,而且这在很久的将来才会发生,但我们不应该以为将来才会发生这种事。当那个人看见湖中自己的倒影,他感到非常悲伤,就在那时他惊醒了,也许是看见自己倒影时所产生的悲伤使得这个梦结束了。因此,佛教徒相信,转世会持续不断至摧毁相续的因缘来到,这是他们理解的方式。这个因缘就是赫赫有名的证悟证悟意指从轮回相续中觉醒过来。我之所以提这些是因为,如果没有具备上述的观念,死亡意味着什么都没有──死亡实在毫无意义、毫无用处,也不值得被讨论,因为它是结束。但从佛教的观点,死亡并非结束,死亡并非你最后一次说再见的时候,你最后一次说再见应该是在证悟之前的时刻。在那一刻之前,从佛教的观点,有太多假的再见。因为再次重生,我曾经多次作你的丈夫、多次被你抛弃、多次为你而死,我曾多次被活炸,只为满足你的口腹之欲;反之亦然。这就是佛教徒思维的方式。这种连续性一直存在,如果你能接受这样的观点,我们才能稍微谈论死亡,这个议题也才会有意义、才会显得重要。事实上,对于密乘佛教徒而言,死亡或临终是我们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时刻,需要好好被讨论,因为在死亡的时刻,你拥有最好的机会。你得到这样的机会不是因为你是一个认真的求道者,不是因为你去寻求它,然后得到它。实际上,我们大部分的人并不会去寻求死亡,死亡降临是因为它是这整套的一部份。对于密乘佛教徒来说,如果懂得运用这机会,它会是个不寻常的加持。简单告诉各位为什么这是一个好机会。你曾经有过不忙碌的时候吗?在死亡的状态下,你被迫无法忙碌,因为所有东西都在分崩离析。你的眼睛看不见,你的耳朵听不到,你的身体无法再有任何感觉,这些感官都是受雇于忙碌的经纪人。这些戴着领带、拿着公事包的忙碌的经纪人,他们现在全部都被解雇!他们离开了,失业了。所以没有经纪人交代你任何工作,你也完全失业了!这时候,你得到一个机会,有生以来,你的心识第一次处在一个最自由、最赤裸、最有力量的状态。  
    

我举一个很好的例子,相信你们一些人有过这样的经验。你们曾梦过自己在飞吗?在梦里,身体这个经纪人处于失业状态,所以作梦有点像是小小的死亡。这不是我杜撰的,密乘经典里有这样的记载,睡眠是一次小小的死亡。睡梦中,你从香港上海银行的顶楼坠落,而且还可以清楚看见底下所有红色的计程车。为什么?因为身体这个经纪人没在运作,所以你能飞,能从高楼坠落而没有死。把这样的力量乘上一百亿、二百亿倍,就是你在临终或死亡时刻会经历的感觉。因为这个缘故,死亡成为佛教,尤其是金刚乘佛教,一个重大的议题。我认为改变我们对死亡的态度非常重要。基于各种迷惑和自私的理由,我们现在对死亡的态度是负面的。对于死亡有如此负面态度的主要原因是不习惯,我们不习惯有人死,就好像对这个人喊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们也不习惯这个躯体渐渐发臭,不过这种想法很可笑,因为这情况也发生在我们活着的此刻。不论如何,这是对自我的挑战,所以我们很难把态度从负面转向正面,或至少转到不负面都很难,我就办不到。记得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人请顶果钦哲仁波切去为一个亡者祈祷。法王带着我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各位都知道,在西藏的传统里,我们为死去的人念诵《西藏度亡经──中阴闻教得度(the Book of the Liberation through Hearing)》,一遍又一遍快速地念诵。法王当时就是这么做,他没有念诵很久的时间。然后他对我说:你留下来,我要走了。彷彿为了安慰我似的,他又说:不用再念经了,睡吧。他走了之后,我试着表现很勇敢。当然那个时候没有电,只有酥油灯。当夜越来越深时,酥油灯的油也逐渐烧完,火焰变得很大,影子晃来晃去。隔天早晨法王问我:昨晚怕不怕?我想我骗了他。  
     然后他说:嗯,很好!你应该比较害怕活人才对!我想,在许多佛教国家里都有陪伴亡者的传统,但这很难被接受。多年之后,我的堂(表)兄弟病逝于一间不丹的医院,当时我也在那里。他因为无法吸气而死亡,只能不断把气呼出去,那幅景象困扰我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你们是否记得那艘俄罗斯潜艇被困的事?大约有四十名船员溺毙,这也在我脑里缠绕好几个月。告诉各位这些是因为讨论死亡这件事真的很重要,你们不要忽略它。尤其是我们当中一些人,像我自己,都已经走在生命的下坡。从现在起,我们多少已经过了生命的巅峰时期。现在我们要讨论细节部分。对于许多佛教上师,尤其是那些崇高的、已经证悟的上师,语言是非常模糊的。对这些伟大的上师来说,我们流利的英式英文、中文或其他语言,比起呢喃的儿语相差无几。可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当然需要用语言来沟通。对于一个受过训练的修行者,对于他们的听觉来说,生与死没有丝毫差别。举一个好的例子,在英文中,goodbye 这个字有特定的意涵,不丹语或藏文里就没有这个词,中文有 goodbye 吗?我想他们会说请慢走。所以,人类语言的运用差别很大。这可不是小事,如何在不同的文化中诠释语意是很重要的议题。在某些文化里,某个字眼可能很粗鲁,但在别的文化这个字可能就可以被接受。我来分析一下,譬如英文里的注意(attention)’请注意注意,在古典的印度文,譬如梵文里,他们有不同的说法,他们会说给我你的?本性给我你的悲心之类的话。如果你是英国人,当我说你眼睛里有污泥(here’s mud in your eyes)’,你懂我在说什么〈译:比喻看走眼了〉;或打断你的腿(break  your  legs)’,是干杯时祝彼此好运的意思。对修行者而言,生与死的差异并不那么大。我们为生而欢呼:噢!一个新诞生的宝宝!对于崇高的上师也许是:噢!就要死了!语言的诠释各不相同。  
    

藏文里中阴一词,相信你们已经听过上千次,这可不是美国牛仔裤的品牌 GAP!它真正的意思是间隔间隔这个词其实是众多模糊语汇中的一个,但它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个。对某些人来说,中阴算是重要的。中阴到底是什么意思?二者之间间隔的意思。我说中阴是个模糊语汇是因为根本没有间隔的意思应该是在二者之间,但事实上根本没有这二者的存在。然而我们有间隔这种概念,而这是解释中阴状态、解释死亡与临终状态的一个好方法。我举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我们进行毗婆舍那观的修行时,我们理应住于现在,住于过去与未来之间。这多么讽刺、多么愚蠢!过去已经过去了,未来还没到临,究竟何谓现在?住于现在,住于当下,这种说法多么模糊却又如此有力!所以我们要来讨论这个间隔。为了讨论的方便,我们必须假设有开始与结束这两个端点,以便呈现出间隔。从佛教的观点,我们正在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中阴。不同于一般认为中阴发生在死亡之后,我们说每一件事都是中阴。所以你会问:好,如果每一件事都是中阴,那么这个间隔的始末两端是什么?别忘记,它们只是为了讨论的方便。从佛性到证悟,这之间的每件事都是中阴。 

生存中阴

     共有六种中阴。为了更精确地理解,我们将中阴区分为六个阶段,六种不同的中阴。六种不同的中阴也表示我必须提出六种不同的起点与终点。第一种中阴是生成中阴(译:或生处中阴),或者称为生存中阴’──从出生到死亡。有个关键点你们必须记住:所有中阴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是不确定性,这是中阴真正的感受。出生于世,尚未死亡,你们现在就正处于生存中阴。我们所有的人都完全处于不确定状态,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以为我们知道,我们仅有一点道理就说出:如果吃太多四川菜,胃就会出问题。我们有诸如此类的推测。但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推测就像天气预报,尤其是像伦敦的天气预报。真正准确的天气预报应该每一秒钟都在更新,每一时刻都在更新。现在云层正在聚集,现在太阳出来了?’,应该要像这样,否则你无法准确预测。所以在伦敦,你需要内穿比基尼,外加裤袜,披上厚外套,再带雨衣、雨伞和防晒乳,每一个都必须穿戴上。不过这是从前的情况,现在不同了,因为气候已经改变。如果看看我们的生活,不论去到哪里,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实际上什么都需要,需要车子,需要飞机,需要所有东西。为什么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所有这些东西?因为不确定性。我们以为我们可以使生活确定,譬如确认机位。或者你在某人的手指上套上一圈金属,在愚蠢昏睡的法官面前签字,然后你结婚了;这些都有助于确定。当然还要在上帝的眼前承诺,上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保单。凡此种种都源于不确定性。所以中阴里很重要的一个面向、元素、部分,就是不确定性。中阴有一个特质是漂泊性。中阴里的众生如同风中羽毛,没有掌控力,风从哪里来,羽毛就往哪里飞。看看我们,我们就是那羽毛,而大部分佛教徒把这个风称为业风。正当你坐上香港上海银行总裁的位子时,认识一位住在玻利维亚的灵性伴侣,她因为签证问题无法到香港,来自玻利维亚的业风正吹向你。业风如此强劲,甚至我们日常生活里业风都非常强。早上时候女朋友的心情还不错,到了晚上就无缘无故变差了,多危险啊!。中阴另一个特质对人类尤其特别,我们称它为忙碌性。我们必须忙碌,即使我们抱怨,我们也必须一直很忙碌。如果不忙,你就是没用的人。像蚂蚁一样,我们必须很忙碌,我们害怕不够忙。而且,我们还有一种贫乏的心态,我们总觉得拥有的不够,还可以拥有更多。在《中阴闻教得度(Bardo Thodrol)》这本大书中,对于中阴有许多描述。总而言之,这就是我们所称的生存中阴。我给予这个教授的整个目的是要告诉各位应该如何看待中阴。很简单,你只需要知道:第一,你身处在生存中阴里;第二,你就像一根羽毛;第三,来自玻利维亚的业风。这些你都应该记住。你有这些状况,但并不是将来你才会碰到它们,你现在就有;这样的认知我们称为觉知。其实,只要知道到你有这些状况,这就可以作为灵性的道路。不过人类喜欢仪式,所以为了强调这些情况,我们采取各种方式,供养香烛、禅坐冥思、穴居山洞、念诵咒语等。当然,这些都会有帮助。 

睡梦中阴 

     谈到睡梦中阴,我必须再次建立两个端点。从你入睡到醒来的这段时间,我们称为睡梦中阴。很多密乘佛教徒很喜欢睡梦中阴,因为它有点类似死亡,它是短暂的死亡,但同时你还享有每日清晨再次醒来的奢侈。尤其是金刚乘佛教徒,他们喜欢睡梦中阴是因为梦中拥有生存中阴里所拥有的一切。你拥有在生存中阴所拥有的类似关系,你梦见朋友、亲戚、仇人,这些都发生在梦里,所以梦并非全然陌生。但同时有点奇怪的是,生存中阴里无法做的事却能在睡梦中阴里实现,像是飞翔、从高楼坠落也还活着。这种死亡在密乘佛法修行者中确实引发许多兴趣。睡梦中阴里也一样有刚才所谈到的不确定性,甚至有更多不确定性。在生存中阴里,我们像是一根羽毛;在睡梦中阴,我们甚至比一根羽毛还要轻。你在香港睡觉却能梦见自己身处纽约,这可真是迅速!睡梦中阴也有许多不确定性,更糟糕的是,你有可能梦见提着一只用超级名模娜欧蜜的人皮所做成的袋子。密乘佛教里有一个详细的梦瑜伽修行,它就像是练体操。如果你是业余选手,却在满是大石头的地方练习,这很危险;但如果底下有一张很大的网,那么你就能够很放心、很有信心地练习,因为即使不小心掉下去也不会摔断腿。同样地,在梦中,你可以做任何事,可以跳也可以飞,基本上你都很安全。梦中修行的精要和生存中阴一样,当你作梦时,知道这只是一场梦。这有点儿困难,但经过练习是可以做到的。没练习过的人从高楼坠落会很害怕,即使知道不会发生什么事也还是会感到害怕,那就成了恶梦。稍事练习过的人从高楼坠落,也许一开始没有觉察,但到中间时他记起这是一场梦,接着他就会想要飞或试做各种事。因此,作梦时觉知这只是一场梦,就是睡梦中阴修行的精要。生存中阴与睡梦中阴息息相关。各位都知道,我们常梦见白天发生的事。所以一位生存中阴的修行者会尝试影响睡梦中阴,并且在睡梦中阴里尝试影响生存中阴。第三种和第四种中阴有许多人讨论:临终中阴及其以后的中阴。我们明天将会使用一本书来讨论它们,那是莲师和他的佛母依喜措嘉之间的对话。她向莲师问了一些与中阴相关的问题,并把它们纪录下来。她非常特别。 

问与答 

问:我朋友的外婆去年过世了,在他外婆仍活着的时候,一位出家人告诉他,他的外婆只是五蕴的一种集合体,所以实相上、究竟上,她根本不是他的外婆对不对?您认为这种修行方法好吗?  


仁波切答:很好,然后我再多加一句:他也不是她的孙子! 

问:有没有一些建议是将中阴概念融入到日常修行里?譬如融入到的修行?

仁波切
答:当然,你可以学些咒语和祈祷文,它们都不错,你应该学习。它们其实也都不难,是像我们这样的初学者实际上可以做得到的。但你知道什么才是对我们真正有帮助?让我们想像我们正在一部电梯里,事实上,那是一部假的电梯,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要去顶楼,须要花点时间。途中发生许多问题,出现很多可怕的东西,譬如有雷射剑切割我们的四肢,我们感到恐惧并且设法求救。假设电梯里有一个人能帮助我们,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帮助、真正的解救方法?就是这个人心无恐惧!这意思是,他必须知道这些都只是幻觉。如果他知道这些只是一场幻觉,他就不会恐惧害怕,我们每个人看着他的时候,他说:好,可以走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帮助,尤其是对于临终或已经死亡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聆听《中阴闻教得度》的读诵是如此重要,它的开头大略是像这样:善男子、善女人〈指亡者〉,别害怕,你将不会死,因为?。也别害怕死亡,因为你已经死了。我是说真的,这本书里有这样的内容,有许多忠告。如果这是由一位对它非常了解的人来念诵,会有帮助。我们认为有所谓的可靠的人,指的就是了悟实相的人。 

三摩地中阴 

在谈临终中阴之前,我们必须先谈三摩地中阴。让我先作个摘要。简单地说,佛教徒对于生与死的观点就是我们处在间隔里。间隔一词只是为了沟通上的方便,请不要以为真的有一个实际的区域被称为间隔。造成间隔的起点与终点,二者都是想像的。当我说想像的,我并没有轻视的意思,虽然它们是假想出来的,却具有非常大的力量。你只能去想像昨天,只能去想像明天,但是它们都非常有力量。因为昨天、去年、二千五百年前发生的事,所以我们做某些特定的事。  
    

为了比较容易了解,我们将这些间隔分成六种。提醒你们,不确定性是这些间隔里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我们谈论死亡及临终,最初目的是为了获得代表财富的悲伤。悲伤是如此重要,这就有点儿像是爱情故事,里头总得有一些悲伤的成分。我想九成的爱情故事都得是悲伤的,对吧?不然这个故事就显得平淡无味了。我是以一个对电影有点研究的身分跟你们这么说。根据编剧专家的说法,一个好的爱情故事必得要具备许多阻碍才行。  
    

今天上午我们开始谈第三种中阴──‘三摩地中阴,或称为禅定中阴。这很有意思,当我们将中阴分成六种,它们当然互相有所关联,但它们又明显不同。在生存中阴里,我可以看见你,你也可以看见我;这是生存中阴,它不同于睡梦中阴。在睡梦中阴里,你可以在天空飞,而且坠落也不会受伤。上述这两种中阴互相关联,但也有很大的差异。我说有意思,是因为禅定中阴与其他五个中阴非常不一样。当你禅修时,即使只是片刻,假设是一分钟,从你开始专注在某物上,譬如专注在牙膏上,你意识到牙膏。之后你想到披萨,被披萨分散注意而忘了牙膏。你忘了原本正专注在牙膏上,你满脑想的都是披萨。这二者之间的间隔就是禅定中阴  
    

这个中阴实际上与生存中阴不同。它不是生存中阴,当然也不是睡梦中阴。所谓的生存中阴其实就是披萨出现之后的过程,它是另一个世界。基本上,这六个中阴就像是六个世界。禅定的境界也是一种世界,一种不可思议的世界。它也有不确定性,不过对于习惯它的人而言,这种不确定性同时令人感到熟悉,它是熟悉的不确定性。对于擅长禅定的人,这种不确定性很有意思;但对于不擅禅定的人,你就被不确定性给俘虏了。  
    

 你们之中有多少人吃过迷幻药?会产生幻觉的药物?或是任何一种形式的药物?当你吸食药物时,它会把你带到一个虚假的世界,一个很像禅定却全然虚假的世界,这是为什么年轻人会嗑药。它非常便宜!但很危险!我对嗑药的经验有一点点好感,我不想轻视这种经验,所以想要为它辩护一下。  
    

我最近去了一趟秘鲁,那是个令人惊讶的地方,我一直都很想去。这事很奇怪,每当我想到太阳神或是印加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我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是他们的一份子,这种感觉很强烈。我没有读过许多有关印加人的资料,所以理论上对他们所知不多,但却感觉自己曾经好几世身为印加人。当人们谈到印加人是如何不文明,或是他们如何以活人来献祭,譬如把人切开或烧死等等,我通常都很想为他们辩护。  
    

当然,我是在非暴力环境下接受教育的佛教徒,这么说难免会让人有点惊讶。但是印加人以活人献祭,某种程度是可以理解的。我见过一些萨满〈译:shaman 为巫师或灵媒的称呼〉,他们很有意思。他们会给来见他们的人某种植物,说只要服用这些很像仙人掌的植物,就会被带到另一个世界,又说这些很有力量的植物萃取会让你死去十分钟。这里我不是佛教的沙文主义者,但我认为那种经验很像假造的三摩地,非常不真实,它和生存中阴的世界有关联。至于三摩地,当我们禅定时,没有任何人为造作的性质在其中。我提及这个的目的是,你们开始了解所谓的生存中阴没有多大意义,但这并不意味你要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无政府主义者或悲观主义者。我们总是问有什么意义?现在,意义的定义改变了。当意义的定义改变,所有的事物、你对世界的态度等也随之改变,这是很高层次的出离。这并不表示当你有机会出任某间大公司的执行长时,你会拒绝这个机会;不是这样。你会牢牢抓住它,你会追求、会得到这个职位,并且全力以赴,但你知道这个意义已经改变了。这点很重要。现在许多人禅坐的目的是为了疗愈或放松,但如果你是真正在禅修,就会了解放松的意义是什么。这就是第三种中阴。 

         〈吴旻洁翻译,周熙玲审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