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临终与死亡的忠告-中阴教法(下)

       现在让我们谈第四种中阴──‘临终中阴,这是许多人所指的真正的中阴。它也有两个端点,起点是当你面临一个确定性的死因,另一端点是所谓的死亡。如同之前曾告诉各位的,这些语汇非常模糊,但这也是唯一能够分类事物的方式。从你确定即将死亡的时刻起,〈当然,现在这一刻,我们都正在死亡,这是可以确定的,〉基本上你没有太多希望。让我们假设你已经九十九岁,刚遭遇一场对你的身体产生巨大撞击的车祸,你正在流血,你知道痊愈无望。从这时候开始,直到你的意识分解融入法界,或换个方式说,直到你昏厥在阿赖耶识上,就是我们所说的临终中阴。在元素〈译:五大〉消融之前的过程,我想科学家与佛教徒的看法都非常一致。但是五大不再运作之后,佛教徒仍然讨论其他的分解消融,科学家们则可能停止进一步的探讨,因为这已不是他们管辖的领域。我们由各种元素组成,各式各样、成千上万的元素,但一般而言,这些元素可以分成四种或五种〈四大或五大〉,像是土大、火大等等。五大和合时,我们称之为出生,就像花、种子、水、土聚在一起并开始运作。当五大运作顺畅、合作良好,这种情况的持续即被称为生存。当体内某些元素受到干扰,我们称之为生病。譬如你吃到得了禽流感的鸡肉,基本上这是其他元素在侵略你的元素,原该属于鸡的元素来到你的身上,虽然实际上是你自己送进嘴里的!我听说煮过了应该就没问题。但不论如何,甚至五大的运作有一点点不正常都会引起疾病。你刚过完四十七岁生日,元素逐渐减损,基本上,五大逐渐耗尽。如同电脑下载新的软体有点帮助,你服用紫锥花草药、燕窝或虎尾之类的食品。天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效!不论如何,你的身体总有一天会变成老旧的款式,会过时被淘汰。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我会从依喜措嘉谈起。以下是一个概括性的例子,依喜措嘉的教法以对一个逐渐死亡的人的描述作为基础,或者可以说,这个人有时间从容地死去。在现代社会里,我想我们没有时间从容地死,这么说是因为依喜措嘉有关五大消融的论述是渐进的──这个先发生,然后是这个,接着是那个。但如今每件事都可能来得很急,几乎同时发生,譬如响着警铃的救护车、医生护士帮你做心肺复苏急救等。当这些一股脑儿地全来,你甚至无法要求:我想要平静地死,不要对我做这些事。你无法这么要求,因为你若不允许你的家人对你施救,他们可能会遭到诉讼。这是为什么过去伟大的上师们说,对于那些真正想要修持佛法或尝试成为一个真正好的行者的人,在死亡逐渐来临的时刻,他们应该效法狮子──狮子怎么死,你就应该怎么死。当狮子确认它们不久后会死亡时,它们会去一个大家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在某个洞穴里平静地死去。我想,我们如今并没有适当的时间或场所。首先,你想要多活一天的意志是如此强烈,所以你会不计代价去寻求能够延长生命的方法;再者,你所深爱的人,有一半感到全然绝望、为你担忧,还有另外一半的人找来律师,让你签署他们要求的遗嘱。因此我建议那些需要写遗嘱的人,最好每隔一小时就更新一次遗嘱的内容。五大消融的顺序不尽然如这里所叙述,所以别把它当成是唯一的顺序。让我们假设你身体系统里的土大正在衰败,其实根据中阴的教法,土大并不是在衰败,而是在消融,消融进入水大。当你躺在床上,没有携带任何东西,没有行李,没有公事包,可是你感觉非常沉重,甚至伸出一根手指头也感到无比沉重,需要花费许多力气。然后渐渐地,水大分解消融入火大,这是一种全然干涸的经验。你感到所有东西都是干的,实际上你也会感觉干,嘴唇干,没有唾液,就是干。我只是非常概略地描述这个过程,虽然我刚才说顺序不见得一定如此,但这是一般的顺序。然后,火大分解消融进入风大,你会感觉到冷。我想在死亡之前,我们的身体会变得很冷。尽管前面消融的顺序不尽相同,从火大到风大,我想这可能就是最后分解消融的元素。然后风大消融入意识,科学家与佛教徒对此可能就有不同的意见。 
    风大非常重要,它好比是房子的螺栓与钉子,可能是最重要的元素了。如同开车或骑马,你的意识骑乘于风之上。汉人比其他任何人更了解风大,汉人称之为不是正确的说法,的梵文是Prana。我们现在感觉很正常,知道为什么吗?我们就像一支长笛,笛子的上下与旁边都有孔,当你的土、水、火等元素衰败时,你就像是多出上百个孔的长笛一样,你的风大不知该往哪里去。风仍在流动,但现在有太多孔让它感到困惑。你的气完全失调,最明显的经验就是你只能呼气但不知如何吸气。依喜措嘉说,这时你感觉好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你感觉被挤压塞进一个大黑洞。 
    对于那些不相信转世或对转世感到怀疑的人,我只能说,谁知道这些过程是否真的会发生?但又有谁知道每一件事情呢?我们不知道死后究竟会如何,也不知道依喜措嘉说的到底对不对,但是当你去买保险时,你也不晓得自己会发生什么事,你还是买了保险。所以不妨听听依喜措嘉的说法,并且不时回想一下,若它果真发生了,你就知道依喜措嘉是正确的。人类其实很奇怪,许多事情我们并没有任何好的理由应该相信,我们却决定要相信,它们甚至没什么用处。那些规定或制度大部分其实都是骗局,譬如我在印度帮我的车子投保,我发生了五次车祸,却不曾从保险公司获得理赔,因为每次他们都说,你的车祸没那么严重!但同时保险公司又提高我的保费,因为我发生车祸。这简直是诈骗,你们不觉得吗?所以我猜想,必须要发生致命的重大车祸我才能获得理赔。这样的保险对我实在没有什么帮助,但对保险公司肯定有利!对于这样的诈骗行为,我们完全屈从。我们现在讨论生死,却不会花上半毛钱,所以记住这些讯息真的很重要。有一种经验是你感觉自己被塞入一个黑洞,有一种经验是觉得被抛入空中,还有一种是觉得周围有许多噪音,杂乱无章的噪音。然后有时会经验到井然有序的光芒与彩虹。你还会看见一些众生,一些你从未见过的众生,有的很友善,有的充满敌意。让我再讲个有关嗑药的故事。我在澳洲的时候,有两个人带着非常小、类似DM5的药来见我。其中一人说他有个很奇怪的经验,当他服用那个药物之后,看见的第一个东西是两道光芒,一道来自右方,一道来自左方。后然他接着说,非常神奇的,他感觉好像有股自然的欲望要去两道光芒交会的地方,这个欲望无法停止。而当他到了光芒交会处的刹那,所有东西都突然改变了。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这两个人有蜘蛛的头,但也有手脚及其他所有东西。他说了许多事情,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当他在这些经验中游历的时候,有一个像鸟的怪物跟他说话。他对这只鸟感到很熟悉,跟它在一起觉得很自在,就好像从前曾在某处见过它。这只鸟对他说:你应该去见喇嘛,向他们问?’问什么他忘了!总之,他说这是他来见我的原因。我觉得这真是很有意思。我想说的是,友善的或充满敌意的众生,它们的幻象也许真的存在中阴状态里,因为它们似乎甚至存在人为造作的经验当中。让我们继续谈依喜措嘉的教授。感觉被压的时候,正是所有元素开始消融的时候。不要担心,也不要焦虑,因为这只是一个表示五大正在消融的征兆。被塞进一个黑洞的感觉只不过是识根的衰败。被抛入空中的感觉也不需要担忧,它只是表示心识与身体的分离。在这一刻,容器与内容物分离,所以心识没有装盛它的容器了。在这之后,现代社会与科学家们也许就不再谈下去。在佛教里,心识与身体是有关联的,但同时它们是分离的。我们此刻无法让心识与身体分离是因为它们太习惯彼此的存在,了解这一点很重要。现在唯一能说服我们心识存在的方式,基本上是藉由使用我们的身体或其他元素;这是佛教的说法。所以为了证明我具有想把这支笔捡起来的心识,于是我的身体去捡这支笔。我们是以有心识存在的观点来说,执行愿望的人去拾起这支笔。经过五大消融,身体不再运作,心识变成形单影只。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我不知道我们应该讨论到多深入。佛陀说:心,心无,心是明。这是大乘佛教经典中非常重要的一段话,有许多篇章都在解释这段话。它不是隐喻,而是非常直接的说法,但同时它的意义却是非常深奥,所以需要许多解释。当佛陀提到,他似乎意指有个称之为的东西,以这个为基础,佛陀教导了许多修心的方法。佛陀的第二句话:心无,以这句话为基础,佛陀开示了所有与空性相关的教法。不过科学家们与现代人所说的没有独立于身体的心识,和上述佛陀所说的心无并不相同,虽然二者用的都是否定句,意涵却完全不一样。佛陀所说的这三句话不能够分开来解释,这是佛法的困难之处。就好像如果你带着小孩去看魔术表演,小孩看见一只大象,如果他问你:你能不能看见这只大象?你能怎么回答?理想的答案是:能,不能,能。理想的答案是:有大象,没有大象,大象是魔术的幻现。但如此一来,小孩就会被你搞糊涂了。你必须回答:是的,有一只大象,我看得见它。当小孩长大,再开始慢慢向他解释:知道吗,其实并没有大象,可是你还是可以好好享受这个魔术!所以这就是困难的地方。 
    现在,风大融入意识里,意识彻底孤立了。意识还会运作吗?会。如何运作呢?并不是经由感官,记得吗,感官全都消逝,无法再运作了。意识不再藉由语言而运作是什么意思?譬如我现在正看着这个东西,我们有语言来称呼它──桌子。现在我死了,我的眼识不再运作,它正逐渐衰败。我看着这个东西,我只能看见一个形状、一个外观,甚至连形状外观都消逝了。心识仍然看见东西,但不是看见形状、外观或桌子,不是你通常用你的感官、语言、文化或传统所看见的东西。那么心识看见了什么?看见什么?你说不能透过感官看见任何东西,但又说这个心识看见了某些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被看见呢?要表达这件事非常困难,以最究竟的语言来说:你看见你自己的显现。这是什么意思?用稍微差一点的方式说明,就是你看见本尊──四十二位寂静本尊与五十八位忿怒本尊。然后会有各式各样的问题出现,如果不是佛教徒,他们也会看见这些本尊吗?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些都是愚蠢的问题。本尊是你心识的一种显现,与你是否为佛教徒没有关系。最一般性的说法是,你看见的不是友善祥和的众生就是充满敌意的众生。不要恐惧,他们都是你心识的显现。不要害怕这些声音,它们都是你自己心识的声音;也不要害怕这些光芒,它们都是你自己的光芒。依喜措嘉说,这个时刻就看着心,不要作判断。当你一判断,你就是在判断一个存在于外的东西;当你一有二元分别的心,这就是轮回的开始。就只要持续看着这个心。令人惊讶的是,身为修行者的我们,此刻也在看心,但是我们看心的方式非常无力,我们总是被分散注意。而在这个中阴期间,如果你看着自己的心,它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即使你现在是最懒惰的修行者,但如果在这个时候你真的记住要看,这个无判断的看即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因为你没有太多可以分散注意的事物--电视机坏了,经纪人走了。但很不幸地,这里有个障碍,你可能会害怕你自己的显现。事实上,这个情况甚至现在就在发生。当你害怕某人,因为这个人有一把刀,你认为他非常危险。这是我们脑里所受到的教育,我们将它投射成正在发生的事。如果你能够安住在法性中阴,那就是轮回的终止。但因为你如此害怕这些充满敌意的众生,害怕种种所见事物及光芒等,你的注意涣散了。从你确定死亡的那一刻起,直到与法性接触,也就是最后一个元素消融的时候,这之间的过程即被称为临终中阴。上述只是试着给你们一些关于两个世界的分界的概念──你的五大全部消融,并接触到意识。在第四个中阴里,意识生出种种显现。你不知道这些是你自己的显现,而对这些经验感到恐惧,这就是第五个中阴的开端。恐惧,你那么恐惧,想找一个逃脱的路,然后你找到了,那就是投生。你变成一只蝴蝶、一只鸟或一个人,这就是第五个中阴。 



问与答



问:仁波切,您稍早谈到嗑药的经验是全然人为造作的,开始与结束的两个端点都是想像,中阴里的事物皆为造作,还有不确定性是中阴里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不确定性是中阴主要的特质,我们如何得知何者不是人为造作的?我们一旦知道何者不是人为造作的,不确定性是否即被免除了?这是您隐含的意思吗?

仁波切答:你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嗑药经验之所以是人为造作就在于它是确定的。

问:但是开始与结束两个端点都是想像的,而且在中阴里事物皆为造作,我们如何分辨何者不是人为造作? 

仁波切答:在嗑药的时候吗?

问:不一定是在嗑药的时候,而是包括所有不同的中阴。您谈到中阴里大部分都是造作或想像,或都是受制于自己的认知,这些全都是人为造作的吗?

仁波切答:并非全都如此。就像我昨天谈到的,所有一切皆是虚妄。但是我谈到人为造作时特别提到嗑药的经验,是因为在这个经验里,不确定性基本上是一个可以改变的、是搭乘游览车的或是有导游带领的旅游。一种可以被引导的不确定性,不是好的不确定性。这有点像是带着信用卡与旅行支票并且事先订好饭店与确认所有细节的观光客,想要来一趟冒险之旅,那么冒险在哪里?如果你真的想要冒险,把你的护照和信用卡给我,把你亲朋好友及爱人的电话都改掉或忘掉,这才算开始去冒险!

问:第四种中阴临终中阴的终点是什么?

 仁波切答:就是当投生的时候。用非常简单的语言说明,就是法性,也就是一般所说的光明地。到达那里的时候,就是临终中阴的终点。

 问:我想问个有关人为造作经验的中阴问题。下星期我的胃要作开刀切除的手术,我想知道是否能把这个经验转为禅定经验的一部分?如何可以让我和我们所有的人把这件事当成更冒险的事?

 仁波切答:你真的想知道吗?不打麻醉药就是了!

 问:您的建议太冒险了,我要打麻醉药。

 仁波切答:当一个人死亡的时候,基本上有个非常实用的建议。有五样东西你应该随时随地携带着,要打包的这五样东西是:上师、本尊、见地、一瓶水和手机。水跟手机不好携带,所以我们只要带三样东西,那大概是各位可能做到的。这三样东西里,见地不容易携带。如果你已经是一位好的修行者,那没问题;但如果你只是个初学者,到那时候不可能有时间读完整部《中论》,那么选择本尊比较好。但是本尊和上师这两样东西,本尊比较困难。你担心,你害怕,你惊慌,你甚至无法记得自己的手,又如何记得本尊的六只手或其他部分呢?所以你剩下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忆念上师。

问:我有一个和临终中阴与器官捐赠相关的问题。一些密教的上师说,如果死亡时捐出器官会干扰临终中阴,这是真的吗?

 仁波切答:如果你是一个好的密乘修行者,接受过好的指导,并且已经修行了一段时间,那么我会建议你最好不要捐赠器官,因为你在那时有很好的机会可以获得证悟。你的器官只能帮助一两个人,但是获得证悟却可以帮助千万的众生。话虽如此,如果你并非好的密乘修行者,但却是个有极大发心的大乘行者或菩萨,你无法做这些本尊修行,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会鼓励你捐赠器官。发自慈悲心的行为是无价的,即使只是帮助一名众生都值得。 



法性中阴 

   

现在谈到法性中阴。我简短说明这个中阴的起点和终点,但我会根据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来解释。当然,法性只是一个名相,我们都在乎名相,所以我们可能称它为包子或任何名字,那都没什么关系。但法性是一个非常好的词,它的意思是究竟的间隔 
   

当我们用间隔一词来表达中阴时,你们可能会以为这是漫长或至少是经历一段时间的东西,其实并不尽然。永远要记住,时间是相对的。生存中阴里有很多短命的人,也有活到四十六岁这么长命的人。同样地,睡梦中阴也可能非常短,比如一个有能量的瞌睡只睡了一分钟,你也可能在睡梦中作一个历时一年的梦。但禅定这种间隔的中阴,时间长短要看你的修行程度。如果你不是很好的修行者,这个当下你专注,下一刻你分心,你的注意就已经被转移了。 
   

临终中阴的情况也是如此。根据你的业力,中阴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标准的说法是四十九天或二十一天。如果你曾经怀着极端的情绪做了一些糟糕的事,在心识与身体分离的时刻,你就已经置身于痛苦的情境当中,没有时间慢慢经历这些中阴的过程。如果你曾怀着好的发心、悲心与菩提心从事善行,当心识与身体分离的时刻来临,完美的你会于莲花中醒来,当然,这是如果你喜欢西方极乐世界。项目单上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有铜色山,也有不动佛的净土等等。总之,我现在讲的是关于每一个间隔的长度。 
   

法性中阴是一个特殊的情况。如果你是一个佛教修行者,你的目标就是拉长法性中阴的长度。这应该是你的目标,但当然不是你最高的目标,你最高的目标是打破起点与终点,不再有间隔。假设你无法设定这么高的目标,做为一个初学者、一个修行者,你的目标至少是要尽可能拉长法性的间隔。不论你相信与否,当你经历法性,这个状态就是佛的心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延长它。但如果你在生存中阴时没有准备,这件事就会变得困难,因为那些光芒、光亮、还有你心识的显现真是太多了!这里又可以引用嗑药经验的例子。当你用了那些不好的药物,种种恐怖的幻觉困扰你,但如果你在经历这些时能够一直记住:这是因为我吃了那些药物的关系,当然你就会没事。 
   

不过要持续记住并不容易,这有许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药物作用的显现会越来越奇怪。刚才出现的后来不再出现,所以正当你开始对某个幻象感到熟悉,立刻又有新的景象出现,然后有很多无法预期的觉知侵入你的空间。让我们假设你看见一个长相恐怖的人走向你,他用耳朵跟你讲话,他的舌头从肚脐伸出来,然后你马上记起:哈!这只是我的幻觉!很好,这没有困扰你。但紧接着你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在那一刹那你分了心,然后另一个恐怖景象出现。我现在讲的是嗑药的经验。
    

法性中阴里有太多这些景象。所以对我们这些凡夫来说,这种经验有点像是球碰到地面,当球碰到地面的刹那就立刻弹回来。这第五个中阴的长度如此短,凡夫甚至无法将它认定是一种经验。然而,对于不是那么平凡的人而言,他们能够掌握这个状态一段时间。而当你能够掌握这个状态越久,你就越了解到,环绕在你身边的一切都只是你自己的觉知。这真是一条通往解脱的神奇之道。 
   

我建议大家去看入侵脑细胞(TheCell)’这部电影,由珍妮佛洛佩兹主演,它就有点像刚才描述的状况。如果你有耐心,还可以去看史坦利库柏力克导演的‘2001太空漫游(2001)’,它的结尾非常像中阴的教法。如果想看一些关于人为造作的间隔经验的电影,你可以看时空拦截(Jacob’sLadder)’。这部电影很棒,它的剧本实际上是一位佛教徒所写的。如果你真的很想看一部和中阴有点关系但比较低俗糟糕的电影,那就去看戴咪摩尔主演的第六感生死恋(Ghost)’‘2001太空漫游是一部很棒的电影,真的很了不起,如果能够的话,在大萤幕前看这部电影。〈译:在法性中阴当中,〉大部分人像球一样地弹了回来,并且对于自己的觉知感到恐惧,所以他们自动的反应是什么?恐惧、逃避、寻找藏身之处,他们就是无法忍受这些景象和经验的连番轰击。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各位,这有点儿困难,但我还是说吧。当你的意识碰触到法性的瞬间,在那短短的间隔里,玻利维亚吹来的风起不了作用,业风影响不到你。但当你一弹回来,在开始弹回的瞬间,玻利维亚的业风就开始吹了。这是中阴研究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当你一感到恐惧、一想要寻求藏匿之处,业力就在那里。假如业力有心识,它会非常高兴,因为你是十足的受害者,你会开始找寻藏身之处。 
   

以下是一个概述,一个非常笼统的例子。假设你今天死了,假设直到你再次投生还有十天的时间。第一天,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你以为自己还活着。第二天,你感到有点困惑,因为所有的人都不跟你说话,你跟他们说话他们也不回答。然后第三天,你感到更加困惑,因为你一想到隔壁的房间,就会立刻置身在那个房间里,不需要经过门;或是你在沙滩上奔跑,却没有留下任何足迹,诸如此类的经验。你感到巨大的恐惧,这基本上是失去参考点的恐惧。你最近才刚拿到印有总裁头衔的名片,现在要拿给谁看?就是像这样失去参考点。基本上,你这辈子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建立参考点,而突然之间,它们变得毫无用处,不是一部分没用,而是全部都没用!因为你已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到了第四天,如果是我,我应该会想:我叫什么名字?我可能还记得宗萨,但是忘了接下去的钦哲,或者我知道我有接下去第二个名字,但就是想不起来,或者以为它根本不存在。第五天开始,好像你语言系统里的字母被拿掉了,也许语言系统里的acwz不见了,或一半以上的字母都不见了。这不单是忘记,而是它们不再存在于你里面。所以假设你需要说when,如果语言系统里的e不存在了,你就无法说出这个字,语言系统开始崩解。 
   

过完第五天要迈入第六天,也许你穿裤子的时候,伸出来的是鸡脚而不是你原本的脚。你感到很纳闷,那其实是因为玻利维亚业风有这个能量把你转变成一只鸡。如果你变成一只兔子,那是另一种业风。第六天的时候,你会讨厌你的鸡脚,会想要把它们藏起来,并且觉得十分不自在。到了第七、八天,你觉得没有问题,觉得鸡脚也不错。第九天,当一些小虫子出现,你会有如看见北京烤鸭!你到处跑来跑去,为了这顿佳肴美味。 
   

这是根据法性中阴广论所作的一个非常粗略的概述。这里最具威力的就是失去参考点的恐惧,以及不断寻求藏身之处的渴望。当然,最大的不确定性之一始终存在于这段时间,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不确定性跟这个不能比。至少我们不确定的事物能够持续一两天,然后才变成另一个不确定事物。但是在法性中阴里,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件事物都在改变,语言、系统、文化、心情等,全都无法确定。 
   

现在你的玻利维亚业风开始想找寻一个藏身之处。另外还有二道业风从不同的方向吹过来,一是来自你母亲的业风,当然还有来自你父亲的业风,所以共有三个业风会合在一起。并不是每一次你都会成为人类,因此所有生物都有可能。当这三道业风遇合在一起,法性中阴就告结束,你投生去了。
    

我常常提到玻利维亚业风,它很重要。假设玻利维亚业风向你吹来,对你施压、推挤与拉扯,但你母亲的业风却没有作用或没有跟你会合,你可能就会持续停留在这个不确定的状态里,长时累生不断地恐惧、逃避、寻求藏身之处。释迦牟尼佛在他的经典里说到,我想是《华严经》,处于这种状态的许多众生都从未遇见过佛,从燃灯佛到最后一位佛,一个也没见过。在这段期间,他们一直处于中阴的范围里。以下算是给具有慈悲心的修行者一个补充建议:如果这些众生一直都没有好的业力,身为修行者,我们要试着创造业力与他们连结,这是可能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修持观世音菩萨,禅修观世音和持诵观音咒语被认为是最好的方式。 



受生中阴 

   

第六个中阴比较简单。从你投生在母亲的子宫里一直到出生,就是受生中阴。但不确定的状态仍存在,别以为胎儿没有不确定性,它还是有。然后出生,来到生存中阴,第一个中阴,接着就不断重复循环这六个中阴。顺道一提,对大部分人而言,他们缺少一种中阴,三摩地中阴,他们只有全然昏沉的中阴。 
   

这就是关于中阴的教法。我这次只讲述中阴的架构与意涵,特意不提及实修,因为我想单单这样的知识与讯息就已经足够;至于你们应该做些什么以及如何做,那是另一个很大的题目。在这六个中阴里,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一件事,你能够做的就是去了解生存中阴的精髓,不是智识上的了解,而是对于这个不确定性的觉察。如果能觉察到这种不确定性,你对于计画的心态就会随之改变。你可能还是会计画203112日的下午四点钟,我们要一起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共饮下午茶;但在做这个计画的同时,你会取笑自己──这种自我取笑就是觉知。在所有的中阴里,唯一需要的就是觉知,这是为何佛教珍惜、重视智慧与觉知超过任何东西。有许多方法能够发展这样的觉知,但我还是建议各位,最好、最有效、最便宜、最没风险又便于携带的方法,就是奢摩他和毗婆舍那〈译:止观〉。 
   

对于那些真正的初学者,如果你们不知道如何修持止观,就试着坐下并且什么也不做。既然大家都喜欢有组织的方式,如果你愿意,这不是强制或命令,你何不从今天开始打坐300个小时?完成了再来见我。不需要冥想,只要坐着,坐直就好。计算300个小时的方式是:如果一次打坐少于5分钟,那就不能算进去,至少坐满5分钟才可以计算。所以假设你做了两次5分钟的打坐,加起来就是10分钟,像这样累计。当你完成了300个小时之后,可以回来找我谈。这种方法是针对那些非常初学的人,以及不需要做其他法本功课或持咒的人。300个小时要花十年?那么让我们减少一点,我们设定做100小时,三年内完成。不过有个条件,如果你五天做满100个小时,那就不算。这个功课有点像是中式炖羊肉一样地慢火烹调,据说羊肉要在砂锅里慢慢炖,味道才会好。如果你在一星期内做完这100个小时,这样的打坐不会有效。我宁愿你们慢慢炖,一天5分钟或10分钟,所以条件是:1.一次不能少于5分钟。2.至少必须长达一年以上。3.不要期待完成100个小时之后,我不会要你再做另外100个小时。所以,这完全不确定,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这很重要。即使是在禅宗里,你是为了洗厕所而洗厕所,为了擦而擦,而不是为了清洁才去做的。 



问与答

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死亡中阴,您说第一个要谨记在心的是上师,那时我们要对他说什么?

 仁波切答:念上师的名字就可以。

 
问:第二个问题是您谈到42个寂静本尊与58个忿怒本尊,我们可以从哪里看到祂们的照片或了解祂们?

 仁波切答:亚马逊网站、Google,或维基百科全书可能也有。最好现在就去找,到那时你可就没有手提电脑可以用。

 问:这六个中阴里的意识都是一样的吗?当您提到我们应该在生存中阴里发展觉知,您是否暗示,如果我们可以善用生存中阴来改变我们的心识,那么这个意识是否可以在我们死亡时帮助我们发展觉知?

 仁波切答:是的。

问:所以如果我们的心识受到比较好的训练,我们就会知道要如何面对不确定性的挑战?

 仁波切答:它们〈译:六个中阴里的意识〉不尽然都一样,但它们是一个连续的状态,这有点像昨天的意识与今天的意识。

 问:仁波切,您会建议我们修持颇瓦法〈译:迁识法〉吗?修颇瓦法的人死后,元素消融时会发生什么事?

 仁波切答:我会建议修颇瓦法。颇瓦法被认为是最有效的方法──无修成佛。它确实是一种非常有力量的方法,能使我们或我们的意识解脱。在藏文的意思是转换,不论在哪一个中阴状态的哪个地方,当然不会是在法性中阴,你基本上是将意识从这个地方转换到另一个地方。这是非常有力量的一种方法,据说也是最容易的一种,但困难的是虔诚心。如果你具备真正不变的虔诚心,颇瓦法无疑就是最容易、最好的方法。但不变的虔诚心几乎不存在,特别是对上师不变的虔诚心是极为困难的。就文化上来看也很困难,各个国家中,我觉得印度人比较可能具有对上师的虔诚心,因为他们没什么常识。具备常识的人意味着他们是个会讨价还价的人,讨价还价跟上师之道、虔诚瑜伽、对上师的虔诚心等有所冲突。我之前在印度与许多印度人在一起,他们是有些特别的地方。西藏人宣称他们具有对上师的虔诚心,是的,是有一些像密勒日巴那样令人惊讶的人,不过比起印度人就少多了,尤其是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个批判的时代,没有空间容纳纯粹的觉知,每件事都必须被批判、被仔细检验。现在有太多假装虔诚、头脑不清楚、高傲又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者。

 问:如果意识一碰到法性中阴就弹回来,那试图延长这中间长度有何意义?

仁波切答:这是针对一般还算可以的修行者,但对于最好的修行者意义不大。问:反正都会弹回来,在那个阶段待得长一点或短一点有何差别?答:待得长一点你会认知多一点,你会认知到更多法身的本来面目,实际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问:我们会在那里待多久?答: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待在那里越久,你的偏执就会越少。所以虽然你的业风不足以使你持续停留在那里,你弹了回来,但这次你可以选择,你没有那么狂乱。我刚才完全忘了提及这一点,通常如果你很狂乱、想要躲避,你可能选择哪一个都可以,譬如选择变成一只鸡之类的,因为你只想要摆脱当时的状况。但是现在,你的修持好到足以安住在那里,你就可以比较从容地选择。你检查选项表:嗯,让我想想,要成为比尔盖兹吗?想变得有钱吗?’‘不。’‘转生到一位修行者的家里呢?说不定会比较有机会读到乔达摩佛陀的话语。你就像这样选择。其实甚至在那个时候,也有不同程度的选择,如果真的修行得够好,你可能选择阿弥陀佛净土。

 问:我想继续刚才的问题,意识到最后也会消融吗?

 仁波切答:是的,当意识停止时,就是结束了。所以,佛教徒们应该多生一些宝宝,请加把劲吧!

 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得到证悟,第二个问题是何谓轮回与转世,第三个问题是您会推荐我们读什么书,您会推荐您的书吗?

 仁波切答:这些问题都有关联。既然你是初学者,先照我刚才说的打坐100个小时,然后再来找我。

 问:一些中阴的教法中提到感官,当感官与外界事物连结时,会有一段时间是离于二元对立的思维,我们应该延长这个时间吗?

 仁波切答:我们刚才已经谈过了这个问题,对吧?

 问:去年您给予我们一个关于观世音菩萨本尊禅修的教授,有点像是模仿死亡的过程,这种修行如何调服我们的情绪与我执?

 仁波切答:死亡经验可以作为了解失去所有参考点的一面很好的借镜。

 问:我想要很快地谈谈上师与弟子的关系,因为很不幸地,我落入您刚才提及的讨价还价的类别里。您可以给我一些建议或例子吗?什么是建立上师与弟子关系的最好方法?

 仁波切答:过往大师曾开过数帖药方。如果你想吃水果里的水蜜桃,就必须知道水蜜桃的美味与好处。所以对于证悟的渴望必须相当强烈,如果有这样的渴望,其余的就只是细节问题,它们甚至不算是讨价还价。你在找寻某个十分稀罕而珍贵的宝物,突然之间,你在街头的市场看见它,你甚至没有讨价还价,只是赶紧丢下钱,把它带走。另外,多阅读聆听过去菩萨们的故事。最后,要承认自己是个谈判者,正在讨价还价。

 问:第一个问题,人死之后身体可以被移动吗?第二个问题,什么方式处理身体最好?

 仁波切答:不要触碰死人的身体,这又是密乘的观念。记得稍早我们谈到金刚乘的方式,不应该捐赠死后的器官,这个逻辑也是一样。对于密乘行者而言,死亡之后,身体不要被碰触比较好,放着就可以;但如果你不是密乘修行者就没什么关系。至于该如何处理死后的身体,从佛教的观点,只要不伤害他人,如何处理都没关系。如果可以帮助别人,那很好,只要不伤害他人就没关系。火葬或其他种种方式都可以,天葬以及那类的方式与佛教毫无关联,那跟星相学有关,我想汉人其实有星相学。从星相学的角度,根据五大元素有五种不同的葬法,而天葬正巧在我们正常世界里显得有点不正常。在习惯土葬的人类世界里,天葬就变得有点奇怪。但在今天的西藏,天葬仍旧相当普遍。另外,他们认为,死后的躯体喂食给鸟儿是一种布施的修行。切割身体的工作通常是由出家人、尤其是年轻出家人来做,这也给他们一个面对实相的机会。但是如同其他方法,这过一阵子就会让人感到疲乏。有一次我在西藏喝茶时,一位年约十四岁的年轻喇嘛热切地要帮我倒茶,他的衣服上沾了很多血,我问他:你怎么了?’‘哦,我刚才在切尸体。’‘你有洗手吗?’‘没有。你知道他接着说什么?这个尸体其实很干净。对他们而言,这样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其实风葬甚至更让人侧目,这个传统如今已经停止了,它被认为对五大元素和对环境有益。这个方式基本上就是把尸体吊挂起来,做成像火腿一样的东西。

 问:在死去之前握着上师的照片有没有帮助?

 仁波切答:有。

 问:这有助于延长那段中阴的时间吗?

 仁波切答:是的,这是一个好方法,事实上也说过许多次。放置唐卡、上师的声音、上师的名字、或诸佛菩萨的名号,这些都是常常使用的方法。对于那些跟我一样的人,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现在有了电话就更容易。我一直在做这些事,从印度到加拿大,从印度到许多地方。

 问:您如何定义好的修行者?

 仁波切答:阿底峡尊者曾说,当你不再执着此生,你就是个修行者;当你不尊崇世俗的常识、世俗的条理纪律,当你不介意混乱,我想你开始成为一名好的修行者;当你被人类驱逐、被流浪狗发现、被天神尊敬,天神是最高的,如果他们尊敬你,你就是个特别的人,意即佛法修行人。但是谁有这种勇气?在现今世界里,你必须走入社会,不要被社会驱逐,被社会接纳是如此重要,不是吗?甚至你裤子的尺寸与样式都必须符合潮流,剪裁很好的直裤或是像这些快要掉下来的裤子。

 问:如果我不想再转世或进入轮回,如果我想进入净土,我该怎么做?

 仁波切答:你应该读诵《阿弥陀佛经》。如果想要进入阿弥陀佛净土,你必须先熟悉那个地方,现在就应该研究它的地图。好比《寂寞星球(LonelyPlanet)》旅游丛书,你最好现在就买一本,它的名字叫做《阿弥陀佛经》,里面含括所有资讯,比如哪里有便宜的住宿,哪里可以找到廉价的珠宝。 



 

           〈吴旻洁翻译,周熙玲审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