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关于听列诺布仁波切圆寂

        感谢大家近期所给予的慰问和良好祝愿。 
    我们活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中,这是一个由我们自身独有的认知所建立出来的世界;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小时和每一个当下,都全然相信这种认知。 
    尽管事实上生命飞逝,它并不比火堆中迸发的一颗火星所持续的时间更长久,而对有些人来说却是经历了几大劫般漫长。然而对另一些人,虽然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无有穷尽,他们对此的体验却短暂得如一眨眼的瞬间。有些人的世界微如虫穴,他们却自感渺小而孤立,并迷失于浩瀚无尽的空虚中。而另一些人则觉得世界是如此之小----像整个宇宙般小----这令他们觉得局限和幽闭恐怖,深感不自在。 
    多数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惯于在由自我认知所创造的世界中生生死死;并持续不断的制造因缘,而这些因缘使得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种同样的游戏。 
    在无数可能的认知当中,听列诺布仁波切被分别视作普通人、父亲、老师和成就者----这是由每一位感受者的福德或福德缺失而导致的不同认知。 
    而我由于自身的局限,仅仅将他视为父亲,我接受你们的慰问,并把它们作为情感上的支持。对于那些上等根器----或祈愿能具足此类根器者----他们会将听列诺布视为成就者,这是另一次摆脱不净认知和培植净观的时机,而最终他们将超越各种认知。 
    “觉性是佛陀教法的精髓----从呼吸之间对寒冷空气的觉知,到对自性圆满的深奥了悟。诸佛秉持无量的慈悲和勇气,而他们唯一的目的和事业即是敲响警钟,引导我们进入这种觉性。 
    如果福德具足的话,这位成就者的离世将被诠释为警钟鸣响,以及对所有法教 ——无常这样的简单真理直至对无碍慈悲的认知——的及时提醒。因此,不管我们迷惑的心是如何感激和珍视他的驻世,我们应如是感激和珍视他的离去。听到此刻有人正在进行种种祈祷、念诵、供灯和其他的许多善行,我非常感动。请允许我提醒我自己和所有相关者:现在我们正在行持的种种修法,没有一项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无论空中的月亮如何皎洁,倘若池塘是浑浊的,月亮就无法在水中映现出来。同样的,经由在自心上净除染污和累积福德,我们就能及时觉知到佛陀的映现,完满无缺,从未分离。 
    因此,与其为在此特殊时期完成了这些修持而暗自庆幸,不如谨记于心:我们一向应该如是修行。----以此而言,我们应在此生和所有未来生持续不断的进行这些修持。如果把我们的修持当作对这位成就者的临终法事,毫无疑问并非上佳之选。 
    有人问我应做何种特殊修持。我想再次重申:保持正念,换言之觉性,就是我们的修持。我们是无明的众生,需要不断的提醒我们努力安住于觉性的重要性。因此,我们上师的一切行为——从他打呵欠或咳嗽,直至出世或离世 ——都是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们:回归正念。 
    只要我们保持观照和觉性,一切修行皆无高下。 
    写于听列诺布之化身座前,并回向一切有情众生的证悟。

                                               --------

宗萨钦哲仁波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