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2012年11月讲座

学生问:真理是什么?

老师答:在佛教里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元素,可能对个人、对整个社会有很大帮助。在这里只提几个,其中之一就是“具有批判性的思考”。佛学是最早把批判性精神带给大家的。佛陀最早的教法中有这样说法:“你是你自己的主人,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做你的主人。”“僧迦”这个概念也是从 “批判性精神” 里出来的。僧迦是一个社群的概念,是一个团体;所以没有一个人是权力性的,我们所有人不需要对某人顶礼膜拜。第二个重要的元素是“思维”闻、思、修的思维。另外一方面就是佛教徒对真理的渴求。究竟的真理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也不能通过概念来看到它;想要理解究竟的真理。就像《道德经》中讲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它是不能用语言表达,是超越语言的。但是佛教为什么特别殊胜?就是它有一个系统化的道路,虽然究竟真理是超越语言,说不出来、看不到;但是佛教系统的道路是能够表达出来,能够让我们理解,能够看得到,而且大家能观想,然后我们能够沿着这条道路一直下去,最后能够领悟,能够看到这些说不出来的究竟真理,这就是佛教特别的地方,和道德经不一样的地方。大家好像表面上看到的是一些矛盾,一方面在心经里我们讲:无眼耳鼻舌身意,这些都没有,但同时我们又会供花,供香,做大礼拜,这样的有和没有的东西是完全和谐统一在一起。为什么这些哲学会和我们个人相关?如果你不寻求幸福的话。这些都与你不相关,但我觉得所有的人都不希望痛苦,都想要得到幸福。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哲学和我们相关。我们多花些时间来讲“思维”,就是闻、思、修中的“思维”,这非常重要。当代社会最不好的地方就是缺少“思维”,特别是把自己作为对象的“思维”。自我思维就是把自己作为思维的对象,觉知它,知道自己的一种状况,当在社会中没有自我思维的文化,那我们自己的身份会被外在的其它事物来构建。什么是外在呢?我不知道你们镶金牙的有多少,你们的拖鞋是在哪里制造的,现在最流行的发型是什么样的,口红的颜色是什么样的,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外在的。这些东西并没有错,特别是当你在“思维”自己时,所有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不需要放弃,你能够更享受它们,至少比原来多三倍地享受它们。这就是为什么“思维”非常地重要,我们会简单的谈一下“思维”。一方面是因为你们在菩提伽耶圣地。如果你们是佛教徒的话,菩提伽耶就是一个圣地,非常神圣的地方。欢迎你们到这个印度最糟糕的地方。菩提伽耶这个地方被一个人来领导,(仁波切说了菩提伽耶隶属地区比哈省的领导人名字)。业力普遍存在,在印度有种姓制度,种姓高的看不上种姓低的人。但是在比哈省,反而是那些低种姓的人把这个地方搞的特别乱,因为比哈省所有的议员基本上都是来自低种姓的人。这些低种姓的人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远大的愿景,但是因为民主的这种选举,他们突然得到了权力,所以这些没有受过教育,又比较心胸狭隘的人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这样。最后印度的中央政府找到了一个理由把比哈省的这位领导关进了监狱里,但这位领导在监狱里给州里打电话,州里的人把他妻子选成新的领导人。一眼看上去,这些人没有特别好的运气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也许好几个世纪他们都不是太特别幸运。但是最后他们有了权力以后,他们就把这个地方变得更加糟糕,真的非常糟糕。几年之前,比哈省的议会才换的人,也是通过民主选举换的人。这是一个非常贫困的省,而且比哈省是非常让人痛苦的地方,特别是在菩提伽耶有很多的绑匪。二十年以前我试着在菩提伽耶想建一个塔,三十年之前我买了一块地,二十年才通过了一些手续,所以我放弃了。虽然这样,如果是新加坡的政府突然有这个权利能够控制菩提迦耶的话,我会更加难过。新加坡政府会把菩提迦耶变得很干净,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枯燥无聊,就没有这么有意思了。这里虽然是这样的情况,但是有个魔幻的奇迹。在新加坡只有干净的街道,只有我们可以买好东西的地方,但是没有奇迹。我们生命的80%应该是有奇迹的,只有20%应该是循规蹈矩。为什么我们喜欢性生活,因为它是奇迹的,但是婚姻就是循规蹈矩的,我们并不知道它能不能运作。很多时候婚姻不能运作,但是婚礼本身,结婚的那一天可能是奇迹。我们怎么样创造这个奇迹?你们必须要学习去“思维”。我想让你们几秒钟的时间真正的“思维”我是谁。并不是让你们去思维:“我是中国人”;“我的护照号码多少”,这些循规蹈矩的事情,也不是思维“我是男的”或是“女的”是超越这些问题。就是思维:“我是谁”。

 

学生问:如何能找到“我是谁”,非常想知道答案。

老师答:当佛陀在菩提树下坐的时候,第一个星期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上。我想告诉你:对于你提出:如何能找到“我是谁”,这个问题本身非常重要。我并不是说它没有答案。但在佛教里,寻找“我是谁”本身比得到答案更重要。

学生继续问:是不是因为问题本身让我们去思考?

老师答:是的,所以大家应该持续地去思考“我是谁”。距离菩提伽耶不远的灵鹫峰,很多菩萨曾讨论的就是这个问题“我是谁”。其中有观世音菩萨,舍利子等。但是我想说:在寻找“我是谁”这个问题上会碰到很多的挑战,其中有很大的诱惑,这个诱惑就是“想得到答案”。因为人类有种习惯,就是我们想要很快的解决问题,我们要警觉这种诱惑。我想让你们去问,“我是谁”。但是我对你们的答案并不是很有兴趣,我只是对你们不断的去问自己“我是谁”这个问题更感兴趣。让我来给你们一些启示,怎么样来问这个问题。你们用手去拉自己的耳朵。这样耳朵会变大。同时也会有一种感觉,对吗?是谁在感觉它?是谁在感受?还有一些例子:例如:你在公众面前忘了拉裤子的拉链,或一位女士忘了扣上衣的扣子,这时你突然想:啊,我希望没有人看到!谁是这个人特别荒谬的在想:拉链拉起来没有?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带着拉链生下来,我们也不是带着这些钮扣生下来。然后更糟糕的是,这时你感觉到内疚,丢面子,郁闷,感觉到空虚,感觉无聊、孤独。我们应该去寻找“我是谁”的答案,但是所有的这些无聊啊,是不是扣扣子,是不是拉拉链,面子,罪恶感,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我,就像海上的灯塔一样。在找自我的过程当中,在黑暗中,“我是谁”?“我是谁?”这些就是一些灯塔的光亮,Hi,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作为一个佛教徒,我祈祷,希望你们总是觉得郁闷,感觉到内疚,忘记拉拉链,忘记扣纽扣,在那里你真的会发现一个赤裸裸的人,无聊和孤独非常的重要,当然这需要在你知道如何运用它们时。但大部分的时间,当你觉得无聊孤单时,你是怎么做的呢,你会去上微博,上Facebook,看电影啊,参加晚会啊,在这样的情况,你就已经不再寻找“我是谁”的答案了。

 

学生问:出离心与菩提心两者如何兼容?因为当出离时,我会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空的,怎么又能保持那种菩提心?

老师答:理论上很简单。你有出离心时,因为你看到轮回是很没有意义的,当你看到很多众生他们被限制在轮回当中,感觉非常痛苦时,你就能够体会他们,想去拯救他们,然后你就有菩提心了。

学生问:如何做一个精进的菩萨?

老师答:对菩萨的管理训练有四个要点。为了帮助众生,1,你必须要慷慨,2,你必须要有礼貌的,很轻柔的对别人说话,3,你必须要根据对方的情况来行为自己,4,然后你的行为不应该和佛教的教义相违背。比如说你到了一个地方,这里的人相信杀戮不是坏事情,不是不道德的事情。你在这个野蛮人的地方,你还要对他们很慷慨,你还要说野蛮人的语言,然后你还要针对他们的情况来行为自己。但是一旦他们要你去伤害别人,你必须记住佛陀说的话。就是“菩萨应该怎样显现自己,呈现自己”。

学生问:佛陀坐在菩提树下想到了什么证悟了?

老师答:第一个星期,佛陀在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但是第二个星期,第三个星期,第四个星期,他思维的内容和主题就太大了。仁波切开玩笑说:“我也是无名的众生,怎么能表达佛陀的证悟。我只能象征性的介绍下佛陀经历些什么,佛陀说:我渡过了血泪的海洋;我穿过了尸骨的山峦;我使手掌的大小等同于整个虚空;我将整劫放入刹那,而刹那未曾变大,劫也未曾缩小,然后佛陀说:我已脱离羁绊,我已放下重担。  此时,附近的皇宫鸣响了第一声锣,而这是如此之吉祥,因为它象征着胜利与觉醒;因为它同时也唤醒了村民与国民。此时此刻,地球颤动,树木礼敬,百花齐放,天人和阿修罗停止了争战,百鸟百兽都涌向佛陀,佛陀的每个表达我们都需要我们用一整天的时间来讨论。“泪水和鲜血”就这点都非常的令人感动。当佛陀成佛之前还是一个菩萨的时候,魔王来了,这个魔王是佛陀最后的一点我执,魔王说,我们怎么知道你已经做了这些呢?佛陀说:“大地是我的证人”。因为在这块大地上,佛陀经历了无数的磨难。魔王又问:“我们怎么知道你已经做了这些,那些呢?”于是佛陀写了一个祈愿文,叫做“月藏经”,(编者注:在宗萨钦哲仁波切所著的《朝圣》书中第154页,有这个祈愿文);

佛陀说:我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每个人都是好人。为了去寻找这个真理。佛陀放弃了自己的孩子,妻子,大象,珍宝,包括整个王国……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