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时尚先生》4月号采访《正见》的作者


《时尚先生》:您怎么看待平等?和信仰不同宗教的人和平相处是可能的吗?

作者:说实话,这很难。但我们能够做到的是学着去尊重别人,这一点我们能尝试。但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和分歧通常会带来很大阻力,有點像:我喜欢橙子,所以我想让你也喜欢橙子。这种想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的观念很强烈。宗教也一样。有些宗教宣称其它宗教都是错误的,只有我的宗教是對的; 这并不好。

《时尚先生》:自2008年来,中国人经历了很多事情,比如地震,我们该如何从情感上来处理这些事?
作者:总的来说,有些事可以拿来开玩笑,有些事是严肃的。现代社会的中国人应该学会自嘲。自嘲不但没什么坏处,而且还很重要,能够帮助我们从情感上来处理问题。因为悲哀的是,天灾会不断上演,世界并不完美。没有火灾,就有水灾,没有水灾,还有别的什么。总有这类事情在发生。我们的社会节奏变得越来越快,灾难的发生也变得更迅速。一方面可以说是人类造成了这一切,人类却常常认为是发展本身的错。人类社会变得更富有、更强大、更快捷,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更大\更严峻。我说得很实际。

《时尚先生》:中国人对待这些问题通常都很严肃。莎朗斯通曾说四川地震是报应,中国人都很难接受。
作者:是的,在灾难中生还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时尚先生》:“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
作者:隔离。这是现代社会的问题。就像宗教——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这种情况会愈演愈烈,因为我们变得越来越疏离。举个例子来说,以前的家庭都不富裕,甚至没有一台电视。

《时尚先生》:甚至没有收音机。
作者:对。所以大家聚在一起,吃在一起,说话,有时候甚至打架。这些都没什么不好。但现在每间卧室都有一台电视,每个人都想看自己中意的节目,所以造成了分离,疏离,现代人才会觉得“我不属于这里”。作为一名佛教徒,我认为人的意识很复杂。我们想要某种方式,但当我们真的找到了这种方式,又会发现它带来的问题。这问题我们不想要,但这又是不可能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时尚先生》:我明白。但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作者:佛教徒的解决办法就是冥想、探求内心世界。也许不是每时每刻都要这样,现代人没有时间,但应该至少每天5-10分钟,甚至喝一杯茶的时间。你可以喝着茶,不去考虑工作计划或者下一步要做什么。这种习惯的确有好处,但我怀疑现代人是否真的愿意去这么做,因为他们都很……

《时尚先生》:紧张?
作者:紧张而且不想听到这些。“10分钟内市场的波动有可能让我损失不少钱。”

《时尚先生》:您拍电影也,参加电视台真人秀。作为普通人可能没什么,但作为佛教大师,您不觉得这些让你太出名吗?
作者:不。佛教徒也需要被大家所熟悉,他们跟普通人應該没有隔離。

《时尚先生》:您也是普通人?
作者:是的。佛教就像数学。

《时尚先生》:嗯。
作者:你也这么认为?

《时尚先生》:是的。
作者:你也是普通人,你相信数学。

《时尚先生》:其实我并不……
作者:也许你不擅长,但是你一定相信4+4=8,你就是相信它。
 
《时尚先生》:您指总体上?
作者:没错。佛教就像一门科学,一种基本原理,一个方向。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接受它,但成为一个佛教徒并不意味着突然间你不能做这,不能做那……

《时尚先生》:但您知道,普通人会觉得佛教徒更接近神灵。
作者: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人类有种宗教饥饿感,每个人的灵魂都是饥渴的,这时候我们看看大师,我们有情感上的期待,有希望,有对大师的尊敬,这些都是学生应该做的。大师们有他们的工作,但不是让自己看起来是或像个神灵,而应该启发、唤醒、指引学生走向更好。

《时尚先生》:所以电影是您与学生沟通的方式。
作者:我拍电影因为我热爱电影,和佛教并没有关系。但如果我出于好的动机做某件事,这件事也能帮助其他人。这都与我的动机有关。我可以出于好的动机拍一部很烂的电影,而它仍然能有好处。

《时尚先生》:您崇拜什么人吗?
作者:这不一定,总在变。每个月,每个礼拜都在变。我相信每个人都一样。

《时尚先生》:比如?
作者:我之前崇拜的人一直在变,这要看我做什么。我来中国之前,读了一些书。说起阅读,我崇拜庄子。中国人应该珍视他,他太重要了。孔子很重要,但庄子和老子也很重要。我读英文版的庄子,一开始在洗手间,这让我感到紧张,因为他的书太深刻了,之后就放在卧室看。他的书很神圣。我希望中国的年轻人都读读他的书。

《时尚先生》:在您看来,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作者:生活的意义……这个问题对佛教徒来说很难。因为在佛教中生活的“意义”并不重要。如果你问我生活的“目的”,作为一个佛教徒,我生活的目的就是不要陷入固执,不痴迷,没有特定的习惯,不偏执,只有这样才能通向自由——也就是佛教徒所说的涅槃。

《时尚先生》:您怎么看待爱、自由和平等,他们是普世皆准的吗?
作者:是的,当然。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被爱。自由和平等很重要,但他们离不开责任感。如果你的自由妨碍到别人的自由,这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你的自由是建立在摧毁他人的自由之上,这是不对的。
 
《时尚先生》:人们追求成功,但在达到某个目标之后又会感到挫败或抑郁。您怎么看?
作者:这又要回到庄子。我认为人们都该读读他的书,就会找到答案。在我看来整个经济和世界的现行秩序只是错觉。这不是在谈佛教。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之所以觉得这些是现实是因为我们都太努力,但就像你的问题一样,没有人真正有成就。我常在印度的大街上看到乞讨的人,他们不在乎是否能讨到西紅柿或土豆,他们无忧无虑,讨到什么就吃什么。这都是相对的。变得成功、过上舒适的生活固然很重要,但弄明白成功和舒适的意义同样重要,对人们的生活会有帮助。
 
《时尚先生》:我们都想成为最独特的人,但世界被各种潮流掌控,我们怎样才能变得独特?
作者:这个问题非常好。多年前我来过北京,现在看来变化非常大,星巴克还有其他国际品牌已经随处可见。但这些都是专营店,卖着相同的东西。人人都想独特,但又都涌进专营店里,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我认为人的心灵有一个契合点。一方面我们为了吸引眼球,做各种奇怪的事,但另一方面,我们又怕被人超过,所以问题在于……

《时尚先生》:我们想独特但又怕孤独。
作者:这很难。

《时尚先生》:您觉得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作者:对我来说世界没有多大变化。但从经济角度来说,现在在北京能喝到新西兰的果汁,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当然这也带来了不少问题。

《时尚先生》:关于如何保持家庭的完整,您给男人什么建议?
作者:之前我们谈到自由,这很重要。所以当男人和女人结婚,不该想“我们要拴住对方”,而是“我们要给对方自由”。这会有帮助。

《时尚先生》:也许这就是婚姻的真谛。
作者:是的。这只需要一些练习而已。

《时尚先生》:很多中国人非常在乎金钱和不动产,您觉得他们应该作出改变吗?

作者: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经济学家。但是有一点应当牢记:没有什么是确定无疑的,你我都不是。我们觉得能够掌控自己的生活,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时尚先生》:许多成功人士到了晚年会皈依佛教,您怎么看?
作者:这很正常,经常发生。至少他们愿意有信仰,但不仅仅是佛教,其它宗教也一样。很多人没有信仰却又想看透一切,这更不好。

《时尚先生》:但为什么是到了晚年?
作者:因为他们意识到忙碌了一生都是徒劳。

《时尚先生》:在您看来,人们应该做什么才能让自己更美?
仁波切:这个问题很好。我认为信心让人更美。信心并不来源于比较,一个人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不要跟别的人和事比较。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类人,走在大街上,对自己很有自信,他们很美。

《时尚先生》: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听说您每次都会看世界杯,您觉得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
作者:学不到什么,说实话。

《时尚先生》:那您为什么每次都看?
作者: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是广告轰炸的受害者,所以每当世界杯开始的时候,“噢!比赛开始了!”之后你就不得不看。

《时尚先生》:你喜欢看世界杯吗?
作者:是的。最近一次不如以前的好,但决赛还不错。

《时尚先生》:您最欣赏的球队?
作者:所有南美的球队。

《时尚先生》:好的。谢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