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2011年仁波切针对学生问题开示(8)

问题1、当人试图要放下执着,心中却是越刻意放下反而越是放不下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
    这表示你已经开始发现执著是很难放掉的,所以这样很好。其实不是你的执著变得更加坚固,而是你开始注意到它了。而且,你所体验的这个感觉只会越来越强烈,但你不需要為此而担忧。继续你的修行。

问题2、你曾说:发心非常重要。虽然我修行之前在心里默想“为了一切众生成佛”,但感觉是口在说,心没有说,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
    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体会,继续去注意到自己这样的缺失。这麼做会让你生起想要修行,并让自己更好的动力。

问题3、想请仁波切谈一下关于“止观”与“气脉明点”在修持上的异同?
仁波切答:
    “气脉明点”只用在金刚乘裡,而“止观”在南传、大乘、金刚乘中都可以找到。

问题4、您曾说:禅修很重要:只管打坐。以前我每天有三至四个小时的修行时间,剩下一个半小时禅修。现在我只是打坐。其他都不做了。是这样吗?
仁波切答:
    你应该继续做其它的功课,因為禪坐很难抓得准(英文字译:很滑),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在禪坐。而至少做其他的功课时,你做了念咒等等的功课。

问题5、成佛的人是不是就不会再轮回了?那他还怎么度众生呢?
仁波切答:
    成佛的人不再是因為业力而回到三道轮迴,而是因為慈悲的力量。

问题6、我希望以后可以翻译佛经工作,父母很担忧,怕我这样的想法以后会受苦,我序言怎样才可以实现愿望?念经刚经吗?还是怎样祈祷?有时候会觉得非常的悲伤,觉得没能为父母做什么,请问仁波切要如何才能从这样的情绪里出离出来呢?
仁波切答:
    祈请普贤菩萨的加持。你知道吗?峨眉山?
    如同寂天菩萨及许多大乘先贤所说,虽然我们认為自己是為了父母好,所以给他们钱、盖房子、送礼物给他们,但是这些事实上只是带给他们更多的贪念、期待与恐惧。因此,最好的礼物应该是菩提心。為此,你应该发愿,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地回报现在的父母,以及你过去世所有的父母对你的关爱。

问题7、打坐的时会看到自己的期待和恐惧,看到自己很不好的地方,有时候会很难继续坐下去。请问仁波切我是只是看著念头,还是选择减少座上的时间呢?
仁波切答:
    不,不,你应该继续坐下去。

问题8、我在一次流产之后开始诵《地藏经》是想诵给未能来到世间的胎儿,但在看到《正见》中提到:佛法不是商业,我们不应当“交易的拜佛”。我迷惑了。我该怎样做?
仁波切答:
    为你的孩子祈请回向是多么好的一件事!那不是商业行為。只有当你想要获得世俗的利益时,才是在做生意。

问题9、有关感情是否结束问题,我与男友感觉无法交流,感觉他没有上进心,这样的关系才勉强维系了2年,但是跟他真的不开心,我按照你说的方法:只管打坐才继续维持,我不知道分开是不是我自私做法。恳请仁波切告知。
仁波切答:
    这不必然是自私的,但一般来说,感情的事永远都不会如你所愿,把这一点记住。

问题10、 如何思考人生无常?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想象各种糟糕的事情么?还是有具体的方法?
仁波切答:
   (思考)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事物绝不会维持它现在的样子。

问题11、什么样的标志可以让我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修行。我总不能一直停留在思考人生无常的阶段吧?
仁波切答:
    不要去想标志的事。

问题12、如何去爱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如何放下内心的伤痛?
仁波切答:
试著去想他们是因為自己的无知和种种的情绪才带给你伤害。

问题13、爱上了出家人怎么办?是我藏传佛教的上师。请仁波切告知怎样做可以走出情感漩涡。请仁波切帮助我。
仁波切答:
   你可以做几件事。你可以向你的上师表白。你也可以隐藏你的情感,等它自己慢慢淡化。你可以祈请度母帮助你。

问题14、我有时在街上给路边的乞丐一些硬币。朋友说你要有选择地给他们,因为大部分是骗子,我还是给他们硬币。我想如果怀疑他们是骗子,会削弱我的慈悲心,我想问你:第一个,我给乞丐钱是在助长有些骗子吗?我是在造恶业吗?第二个,我是不是因为怕失去了所谓的慈悲心才这样做的,我没有真正的慈悲心吗?
仁波切答:
    首先,我们只能尽力而為。究竟谁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谁又是否為假乞丐,这真的很难判断。而且老实说,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所给与的这些帮助,是否真的帮了对方或其实伤害了他们。我们也不知道应该要拿一块人民币给路边的乞丐,尤其是那些小孩们,或是给他们好好上一课。我们有什麼资格去做这样的裁判呢?所以,对我和你这样的人来说,最好的修行就是培养良善的动机,真正地发心。

问题15、作为爱幻想的双鱼座, 总是不由自主追着念头跑,请问有什么方法对治吗?
仁波切答:
   
向上师祈请。

问题16、对念头的觉知,我的体会是我做不到在念头升起的同时就觉知,这个觉知是要滞后一点的,觉知之后念头就不见了。我认为觉知也是一种念头,我不可能同时升起两个念头。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第二个问题:我现在偶尔可以察觉自己情绪发生了变化,并试图可以控制它。请问控制情绪是否正确。
    第三个问题:我没有为自己的佛教学习和实践制定任何计划,因为如果我确定了目标、计划,我发现我自己就会非常紧张。也许我害怕嘲笑、失败,也许我对佛法缺乏真正的信心,也许这些是因为我身边没有一个人对生活和的想法与我相同,我无从获得指导与鼓励,又无法从内心升起不退的勇气。对于像我这样胆怯的人,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仁波切答:
  
继续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