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动态

新闻中心

杂志采访

互动问答

2010年杭州讲座(2)

学生问:我们的生活非常世俗,很难生起出离心。通过阅读和学习,也许我们有一些概念。有什么方法可以增强这些出离,并且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结合?
老师答:出离有很多不同定义,以及不同层面。一般而言,作为佛教徒,当我们谈到出离时,总是禁不住想到托钵、赤足、在洞里等等,因为那是常见的模式。我要讲一个故事给你们,从前印度有一位尼师,我想是在四世纪左右,也许是第三世纪末,她注意到佛教正在衰败。在印度这样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中,身为女性,她很难对佛教有所帮助,所以她基本上就还俗并勾引一位王子,而且生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就是无着。别忘了,那是在四世纪的印度,一位尼师这样做一定是相当困难的。而似乎那还不够。她抛弃了王子,又引诱了一位婆罗门,结果生出了世亲。这正是对出离的出离,或许是最殊胜的出离。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出离是去尼泊尔,或是去山洞里,诸如此类的。我认为出离是见到世俗生活的徒劳无益,而不一定是摒弃和否定世俗生活。你无法真的摒弃,因为你已经在这场游戏中。就象是你在做梦,而当你在做梦时,若知道这是场梦,那么即使你在梦里中了彩票,你也不会那么执着。从睡眠中醒来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知道中彩票是场梦。

学生问:我是大学生,很多时候我想跟我的朋友谈论佛法。我想结合科学观点和佛教见地,所以问题是如何结合才能让学生更有信心?
老师答:佛教徒的缘起相依见地非常具适应性。实际上,首先,我总是说应该是科学适应佛教,而不是反过来。作为科学与佛教间的桥梁,相对性哲学也很重要。举例而言,「空性」这个佛教词语可以用例如「宇宙大爆炸」为类比作理解。我想如果你是个科学家,那么你就必须是个数学家,对吗?在数学当中,我认为矩阵(matrix)非常重要。密乘可以用矩阵作类比解释。例如,现在,你和我把这个看成是一杯咖啡,而若你我喝了太多那中国餐馆供应的红酒,那么你和我的矩阵将会改变,这就不再是一杯咖啡。若你能够理解这点,那么我们就能明白关于坛城、本尊等等的意念。

学生问:我有个问题。顶果钦哲仁波切曾说,一切的佛教教法都是控制自心。所以当你达到无我心态时,是谁在控制心?
老师答:当你终于了解无我时——不止是知识上而是实际上,当你悟到没有任何人在那里,没有什么要去控制的,没有控制者,当然没有。直到你悟得那之前,你都必须用你的心。例如,如果你掌中有根刺,你就需要另一根刺去挑出它,而一旦刺被取出,那么两根刺都不需要了。

学生问:仁波切,为何上师相应法在藏传佛教中是如此重要?

老师答: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简言之,首先,在密乘,上师被理解作不只是个指导者。在藏语中,我们说:上师就是教法本身。一位伟大的萨迦上师曾说:我们心的空性层面是密的上师,心的明性层面是内的上师。这些我们都有,我们不需要寻找,每个人都有心。如果你有心,空和明的自性就在那里,这两者是密和内的上师。为了了解这点,我们需要一位外在的上师。为了见到你自己的脸,你需要一面镜子。所以外的上师就像是镜子,使你见到内的上师。一旦你了解内和密的上师,就不再需要外的上师,外的上师融入内和密的上师中。
    外的上师很重要。当然,这取决于你有多少时间。你是否有三大阿僧祗劫?如果有,那么也许上师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你想在短时间内获致证悟,例如在这一生中,那么像你、我等人,半辈子已经过去了。我们当中某些人最多还有五十年活着的时间,其中一半会是在睡觉,对吗?我们只有很少的时间。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雇个人戳穿我们的自我。这就是为何外在上师很重要。
    但是要小心,找到对的外在上师是非常难的。找到一位慈悲、博学、持戒的外在上师非常困难。找到一位谨言慎行的上师很难,但是甚至更困难的是找到某个具有勇气真正撼动你世界的人。因为大部分时候,弟子向上师作大供养和礼敬,然后上师让步于弟子们想要的,于是那成为一种交易,目标迷失了。上师在这里是为了要让你感到非常挫败。

学生问:通过学习佛教,我们获得对佛法的大信心,然而现实上,或许是因为业,在过程中有很多障碍、挣扎。有时候我能察觉到散乱,这时如何回到并停留在正确方向上?能否请仁波切给予这方面的开示?
老师答:对此的建议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取决于不同需求和不同状况。不过,有几件实际的事情可做。一是做短时间的修行,但很多、很多座。这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举例来说,若你想要成为酒鬼,就必须喝一点、再喝一点,做很多、很多次以建立习惯。大约一个月之后,你就变成一个完美的酒鬼。如果你一次硬喝下一瓶,就会再也不想见到酒。这是一。
    第二,持续性很重要。如果你一个月做很多禅修,接下来九个月什么都不做,那行不通。我宁愿你每天做五分钟禅修,连续做上数个月。
    然后,禅修和非禅修之间的间隙应该愈来愈小。我的意思是,我们往往坐在佛像前的座垫上禅修,然后一出门就把这全忘了。例如,就在这一刻,当我喝咖啡的时候,若我能够觉知到它仅仅是很短暂的片刻,那就可以被视作非常有益的禅修。不要只将你的修行限制在佛堂内或在圣地前。修行也在厕所、厨房、酒吧、百货公司。

学生问:仁波切,我在某些佛经内读到,当我死时,我会去哪里完全取决于在这一生所造的善行和恶行。《西藏生死书》说,在人临终时,藉由上师修迁识法或持咒,也可以引导灵魂。所以你死后去哪里,到底是由什么做决定?
老师答:主要力量是业——因、缘、果,那是最重要的。例如,若是杭州有人在禅修慈悲,这名男子或女子的一分钟禅修,会影响整个杭州,因为是这城市具有这个人做这件事的因缘或业。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动机和行为。基于此,这会帮助到那人。若有人请你为玻利维亚某个你不认识的人祈祷,你应该要祈祷,因为你与认识那人的这个人有缘。

誊写编译:西游译文

更多